仲條正義:設計就是拼搏精神與少年之心

資訊頻道 - 設計師 來(lái)源:設計在線(xiàn) 作者:一線(xiàn)天 2023-11-02



設計就是拼搏精神與少年之心

—— 仲條 正義


2021年10月26日,日本著(zhù)名平面設計師仲條正義先生因病在東京的家中去世,享年88歲。

仲條正義 (Nakajō Masayoshi)日文:なかじょう まさよし、1933年5月4日生于東京,1956年?yáng)|京藝術(shù)大學(xué)美術(shù)學(xué)部圖案科畢業(yè),同年進(jìn)入資生堂宣傳部就職,1959年加入DESKA公司,1960年成為獨立設計師,1961年成立仲條設計事務(wù)所。是一位杰出的日本平面設計大師,曾獲 JAGDA 第五回龜倉雄策賞、ADC 最高賞、TDC 金賞、毎日設計賞、日本宣伝賞山名賞、紫綬褒章、旭日小綬章等榮譽(yù)。他畢業(yè)于東京藝術(shù)大學(xué)藝術(shù)系,并在早期的職業(yè)生涯中在資生堂工作,但僅3年就辭去了工作,因為他不愿受到每日早晨8點(diǎn)的工作規定束縛。2021年10月26日,日本平面設計大師仲條正義去世,享年88歲,世界上又少了一位設計巨匠。

他的設計作品就像一場(chǎng)視覺(jué)盛宴,將創(chuàng )意、幽默、和藝術(shù)巧妙融合。

仲條正義在設計領(lǐng)域的貢獻廣泛,包括資生堂的標志和包裝設計,以及東京銀座的標志和標識。他還擔任資生堂企業(yè)文化雜志《花椿》的藝術(shù)總監,他的獨特視覺(jué)風(fēng)格在《花椿》雜志中得到最充分的表現,跳躍的幾何圖案、原始的線(xiàn)條和大膽的配色成為他的標志。他自嘲稱(chēng)自己“任性、精明、愚蠢”,但這種性格卻激發(fā)了他在設計中的無(wú)限激情。他將雜志塑造成了一個(gè)引領(lǐng)潮流、充滿(mǎn)獨特審美的藝術(shù)品。這本雜志在他的領(lǐng)導下長(cháng)達46年之久,成為了日本時(shí)尚和藝術(shù)界的標志。

他是東京ADC會(huì )員、JAGDA會(huì )員、TDC會(huì )員、TIS會(huì )員,女子美術(shù)大學(xué)客座教授,曾獲得ADC會(huì )員最高獎、TDC會(huì )員金獎、JAGDA龜倉雄策獎、每日設計獎、日本宣傳獎山名獎、紫綬褒章,旭日小綬章等眾多獎項。著(zhù)有《仲條正義的工作及其周邊》(六耀社)、《仲條的富士。焊皇咳啊罚↙ittlemore)、《花椿與仲條》(Pie Books),《LOSTANDFOUND》(ADP),《仲條》(ADP)等書(shū)籍。


01/

《花椿》與拒絕早起的少年

提起設計師仲條正義,我們腦海里第一時(shí)間就會(huì )想起的估計就是《花椿》,日本最成功的企業(yè)雜志!痘ù弧吩谌毡倦s志界的地位不用贅述,從1924年11月,為了向日本女性傳播西方的生活文化而創(chuàng )刊,直至2012年,電子版《花椿》開(kāi)始定期與主雜志同時(shí)發(fā)行,《花椿》不僅賣(mài)的好,還一直被人們認為是最美的雜志之一。它的封面設計、內文排版,模特選擇,無(wú)一不是行業(yè)范例。

▲《花椿》的歷史關(guān)鍵年份

1956年,仲條正義從東京藝術(shù)大學(xué)設計系畢業(yè)后,進(jìn)入資生堂廣告系,從此與資生堂結下了不解之緣分。不過(guò),他在資生堂只待了三年就辭職了。
這在當時(shí)的日本年輕一代看來(lái)絕對是一個(gè)大膽而叛逆的決定,盡管老爺子的解釋很簡(jiǎn)單,因為資生堂規定每天得8點(diǎn)開(kāi)始工作,而他早上起床太難,無(wú)法做到每天按時(shí)上班。

▲《花椿》部分封面

“一日之計毀于晨”,在仲條正義語(yǔ)錄中,就有這樣一條。似乎道出了很多人的心聲。
堅持不早起而毅然放棄了這份工作后,他去了河野鷹思創(chuàng )立的desuka公司,因為無(wú)法適應綜合性的設計事物,也僅短暫工作了一年便辭職了?磥(lái)自由設計師是唯一的出路了,1961年,年僅28歲的仲條正義創(chuàng )立了自己的設計事務(wù)所。

▲早期《花椿》

幾年后,在當時(shí)《花椿》主編山田勝巳的邀請下,仲條正義才又開(kāi)始為資生堂工作,擔任雜志藝術(shù)總監,這一做,便是40余年。

▲ 八九十年代的《花椿》

仲條正義不喜歡受傳統的拘束,也不喜歡追求時(shí)髦和流行。曾經(jīng)他模仿過(guò)其他設計師的風(fēng)格,但很快就發(fā)現這樣只是繞遠路,于是決定要有將自己所思考的東西,直白地表現出來(lái),就這樣形成了自己鮮明獨特的風(fēng)格。他曾說(shuō),“雜志弄得亂七八糟也沒(méi)關(guān)系,我就是喜歡那樣,太過(guò)漂亮反而無(wú)趣!

▲ 《花椿》內頁(yè)

在仲條正義的指導下,《花椿》超越了資生堂內部溝通雜志的定義,成為20世紀下半葉日本時(shí)尚和藝術(shù)界的經(jīng)典象征,至今仍受到眾多忠實(shí)讀者的喜愛(ài);仡欉^(guò)去,《花椿》以其獨特的審美風(fēng)格和人文視野,見(jiàn)證了戰后日本不同發(fā)展階段的城市生活、文化潮流和藝術(shù)趨勢。


從1968年至2011年,480期《花椿》也成為了仲條正義設計生涯中最具有代表性的作品之一,它充分囊括了他的設計理念和藝術(shù)語(yǔ)言,傳達了他值得高度尊重的創(chuàng )作精神。于是漸漸地,日本平面設計界除了永井一正、田中一光、橫尾忠則,還有了可愛(ài)的仲條正義。


02/
“貓奴”與拼搏精神與少年之心

▲ 歡迎來(lái)日本

1933年,仲條正義在日本東京出生。父親是傳統木匠,哥哥比他大5歲。因為世界經(jīng)濟危機的余波,—家人的生活頓時(shí)顯得捉襟見(jiàn)肘。后來(lái)更是由于戰爭爆發(fā),全家被疏散到了千葉縣的小鎮。動(dòng)蕩不安的時(shí)代與索然無(wú)味的小鎮生活,讓少年時(shí)期的仲條正義郁郁寡歡、憂(yōu)心忡忡。

進(jìn)入高中后,仲條正義加入了繪畫(huà)社,他對繪畫(huà)產(chǎn)生了強烈的熱情,深受畢加索、馬蒂斯、梅原龍三郎以及安井曾太郎等東西方藝術(shù)流派的雙重影響。繪畫(huà)給他的生活帶來(lái)了刺激與動(dòng)力,即便是在畫(huà)具與材料缺乏的環(huán)境中,他也堅持不懈地畫(huà)畫(huà)。后來(lái),在高中老師的組織之下,仲條正義前往東京上野參觀(guān)美術(shù)館與東京藝術(shù)大學(xué),這次參觀(guān)之旅讓他堅定了從事藝術(shù)的道路。

▲ 仲條正義與愛(ài)貓小吉

作為日本平面設計界代表人物,仲條正義也幾乎當了一輩子的“貓奴”。他曾在公園里撿到一只流浪的小貓,并試圖照顧它,但那只貓卻在一天之內消失了。在他看來(lái),貓總是神秘的。

他曾擁有一對貓夫妻,活了近 23 年,兩只貓去世后,他的妻子也去世了,一個(gè)人生活難免孤獨,朋友便贈予了他一只混血貓。這只貓剛來(lái)時(shí)還沒(méi)有他的手掌大,被取名為“小吉”。小吉很愛(ài)與人親近,但也總想“越獄”。仲條正義認為設計師往往和貓很像,性格內向且不愛(ài)被限制,調皮,也愛(ài)出走,但這也正是貓本來(lái)的樣子。

2014 年,仲條正義接到一份來(lái)自青山 HB 畫(huà)廊的邀請,以貓為主題辦了一次展覽。在他看來(lái),貓不是完全靠想象力來(lái)描繪的,既要有自己的想象,也要尊重原型,這富有挑戰! 仔細看的話(huà),貓的眼睛和牙齒有點(diǎn)可怕,但并不是過(guò)于可怕,當然也有可愛(ài)的部分。所以我要尋找到可愛(ài)和可怕的平衡點(diǎn)!

仲條正義的女兒是一位建筑設計師,曾經(jīng)根據他的設計制作了一個(gè)貓型小桌,整體造型上像是貓在前行,桌腳則模擬了貓爪,十分可愛(ài)。

2018年一場(chǎng)名為“IN&OUT”的展覽,是仲條正義和我們最近的一次,那是他在中國的首次個(gè)展。

展覽中除了他自己珍藏的200本《花椿》,過(guò)往的近100件海報作品外,還有一個(gè)名為《Mother and Others》的主題創(chuàng )作系列,一共22幅,繼承了他長(cháng)期以來(lái)的輕盈和簡(jiǎn)單的風(fēng)格,展示了他的平面藝術(shù)永遠年輕的方法。

▲《Mother and Others》作品系列
《Mother and Others》呈現出這位設計老頑童對于“媽媽”這一角色的各種奇思妙想——媽媽或是變身為溫暖而無(wú)微不至的向日葵,或是變換為涂著(zhù)紅唇卻渾身是刺的仙人掌,母子相擁的圖形在仲條的純手繪設計中呈現為彼此環(huán)抱的香蕉或相愛(ài)相殺的骷髏。

▲ 充滿(mǎn)童趣的《Mother and Others》

“自己閑不下來(lái),不停創(chuàng )作是為了對抗寂寞”。雖然這些想象往往是大膽和天真的,但它們仍然揭示了一種狡猾和幽默的感覺(jué),激發(fā)潛意識的微笑,以及對每個(gè)人開(kāi)放的自由解讀。在這個(gè)系列完成后,仲條正義自己形容這些海報是“奇怪的東西,似乎不會(huì )出自我之手”。也許,他的平面藝術(shù)的魅力是與生俱來(lái)的,如貓一般充滿(mǎn)變數和出走的混亂。

▲《Mother and Others》

從某種意義上說(shuō),In代表“飲”,OUT代表“嘔吐”。仲條正義曾說(shuō),他不是酗酒者,喝酒時(shí)經(jīng)常嘔吐,但嘔吐后才會(huì )喝得更多。這也許是他的事業(yè)和生活的生動(dòng)寫(xiě)照,他的事業(yè)和生活通過(guò)不斷的創(chuàng )造和創(chuàng )新,不斷地自我更新、成長(cháng)和繁榮。

▲ 這組字體設計獲得了第五屆龜倉雄策獎

▲ Shiseido Parlour產(chǎn)品包裝設計,2015,100×215×60 mm,photo by Shiseido Parlour

▲ Shiseido Parlour產(chǎn)品包裝設計,2015,手提袋,多個(gè)尺寸,photo by Shiseido Parlour

在他近50年的設計生涯中,仲條正義從事過(guò)海報、書(shū)籍、企業(yè)形象、產(chǎn)品包裝和空間設計,涵蓋了從平面到材料項目的幾乎所有設計領(lǐng)域,留下了可以作為遺產(chǎn)和里程碑的作品。這些作品足以成為二戰后日本平面設計史的一個(gè)縮影。

▲ 細見(jiàn)美術(shù)館佛茶

▲ 資生堂 Parlour 糖果

他聲稱(chēng)自己“任性、精明、愚蠢”,但他的創(chuàng )作激情并沒(méi)有隨著(zhù)年齡的增長(cháng)而停止,而是迸發(fā)出越來(lái)越強大的視覺(jué)影響力和藝術(shù)活力。
他曾把自己比作“少年N”,語(yǔ)言中充滿(mǎn)了青少年式的幽默,就像他所有的作品都體現了他經(jīng)過(guò)時(shí)間打磨的天真。在他看來(lái),“設計就是拼搏精神與少年之心!币苍S這正是他保持動(dòng)力的終極奧義。

▲ 左:日本酒海報展仲條正義作品   右:巴黎日本文化會(huì )館海報

在仲條正義所有設計的海報中,最?lèi)?ài)的是其在法國日本文化會(huì )館閉幕式時(shí)所設計的海報,船的煙囪所冒出來(lái)的煙用了法國國旗的藍、白、紅三色來(lái)表示,象征著(zhù)日本與法國之間深厚的感情。


▲ 掛在墻上的口袋

當被問(wèn)及在設計中什么最重要時(shí),他說(shuō),“我一直希望能帶給人們驚喜。人們喜歡收獲驚喜。驚喜,能夠把我們日常的東西變成新的模樣!
而要想在設計上有更大的進(jìn)步的話(huà),他有什么建議呢?他說(shuō),“試著(zhù)去做做大家都不做的事吧。試著(zhù)去做一些大家都不做的新東西,這樣一來(lái),你會(huì )發(fā)現全新的東西。試著(zhù)去做做大家都不做的事吧!”




聲明:站內網(wǎng)友所發(fā)表的所有內容及言論僅代表其本人,并不反映任何網(wǎng)站意見(jiàn)及觀(guān)點(diǎn)。

一線(xiàn)天

這家伙很懶,什么都沒(méi)寫(xiě)點(diǎn)

關(guān)注 私信

仲條正義:設計就是拼搏精神與少年之心
仲條正義:設計就是拼搏精神與少年之心
印度插畫(huà)師Samji illustrator“凝視”系列插畫(huà)
印度插畫(huà)師Samji illustrator“凝視”系列插畫(huà)
越南PETKO動(dòng)物收容所視覺(jué)VI設計
越南PETKO動(dòng)物收容所視覺(jué)VI設計

全部評論

暫無(wú)相關(guān)推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