原研哉:設計是一種教養

資訊頻道 - 人物訪(fǎng)談 來(lái)源:雨田侃設計 作者:cdo 2020-10-14

設計是一種教養”,日本當代設計界代表性人物原研哉,說(shuō)出在他心中設計的定位,他認為“設計師”不該是社會(huì )中特殊的行業(yè),設計更不該讓人難以親近,設計品也不僅是“禮品”。設計應該是一種教養,就像是公德心、禮貌般,是能隨時(shí)掛在嘴邊,是能環(huán)繞在日常生活之中,是能無(wú)聲無(wú)息影響著(zhù)人們的生活的。

在上一回透過(guò)設計浪人的採訪(fǎng)中,原研哉除了暢談?wù)褂[ ‘SUBTLE’ PAPER SHOW 的策展理念外,更難得地聊起了自己對于設計的諸多想法,也給予年輕設計師一些創(chuàng )作上的建議,現在,就讓我們一起進(jìn)入原研哉的設計世界里吧。

Q:您曾寫(xiě)過(guò)一本名之為《白》的書(shū)籍,針對“白”以各種角度分析詮釋。在我人生當中,目前曾看過(guò)最白的事物是參加親人的撿骨儀式時(shí)看到的“白骨”。那種經(jīng)過(guò)高溫火焰燃燒所留存高密度的白,看起來(lái)雖然平光卻隱隱透著(zhù)亮度,不可思議的感覺(jué)讓我至今難忘。是否可請問(wèn)您人生當中看過(guò)最白的事物是什麼?

A:我在“讀賣(mài)新聞”正寫(xiě)著(zhù)一個(gè)名為“白百”的專(zhuān)欄,準備集結成冊。之前的《白》是從理論切入,現在則是希望找出 100 個(gè)與“白”相關(guān)的實(shí)際事物,重新讓大眾發(fā)現身邊有許多深淺不一的“白”,比如說(shuō)骨頭或是乳汁等。目前寫(xiě)到第 12 話(huà),若要從中選出一個(gè)最白的事物,不寫(xiě)完剩下的 88 話(huà)還真不知道(笑)。

我覺(jué)得白色是一種具有爆炸性亮點(diǎn)的顏色,能從其他顏色之中跳脫出來(lái)。代表生命的蛋是白色的,而象徵死亡的骨頭也是白色,因此白色可說(shuō)是一種象徵生命起源的存在,也介于生死之間,仔細去探究可以發(fā)現許多接近于真理的事情。

原研哉知名創(chuàng )作《白》。原研哉曾在書(shū)中提到:“白指的不是白色,而是可以感覺(jué)到白的感受性,所以我們不需要尋找白,而是要尋找能夠感覺(jué)白的方式!

Q:依照您這樣的說(shuō)法,“白色”與其說(shuō)是一種顏色,不如說(shuō)是一種“狀態(tài)”,像是萬(wàn)物的原點(diǎn)一般?

A:你比喻的很好,“白”不該說(shuō)是顏色,它是一種極為顯著(zhù)、讓人注目的“狀態(tài)”。

對我而言白色的相對其實(shí)是“灰色”,因灰色是把所有顏色混在一起后,出現的混亂狀態(tài)顏色,情報量最低也最模糊。而如何從混亂的情報當中整理出正確的訊息,讓這道光亮的“白”直達觀(guān)者心裡,就是我的工作。

Q:那么接下來(lái)是否可以談?wù)?a href=http://www.seniorhumorist.com/ target=_blank class=infotextkey>設計創(chuàng )作,您在進(jìn)行設計工作時(shí),是如何發(fā)想創(chuàng )意?

A:以低調、無(wú)聲無(wú)息的姿態(tài)進(jìn)行“看不見(jiàn)的設計”,看似沒(méi)有設計卻有機能性,盡可能不做夸張或是太獨特的造型,以最低程度的加工來(lái)做設計。但我年輕時(shí),也曾為了找到自己在設計界的定位,高調地對外展露自己的設計能力,隨著(zhù)經(jīng)驗累積,懂得慢慢收斂自己的設計手法,用最簡(jiǎn)單的方式呈現最深層的哲學(xué)。

除了無(wú)印良品的視覺(jué)設計外,梅田醫院的標志系統規劃也是原研哉代表作之一,這是一家婦科兒科醫院,因為考量到孕婦生產(chǎn)時(shí)會(huì )在醫院待上一段時(shí)間,為了提供柔軟溫馨氣氛,因此指示的標志使用了可洗滌的布料製作。

另外日本蔦屋書(shū)店的整體品牌形象(Branding)也是由原研哉所規劃。

Q:年輕設計師為對外發(fā)聲,或許如您所說(shuō)為了找到自己的定位,經(jīng)常會(huì )有設計手法太過(guò)的問(wèn)題,您會(huì )認為這是所謂“不好的設計”嗎?

A:我覺(jué)得年輕設計師為了找到自己定位,積極地向外放出自己的才華是好事,若不積極對外發(fā)聲無(wú)法得到外界的注意,也很難接到案子。設計手法過(guò)不過(guò)要看設計成果而定,不能說(shuō)高調的設計就是不好的設計,有時(shí)候欣賞新銳設計師鋒芒畢露的作品也會(huì )有格外的樂(lè )趣。

Q:決定接案的基準是什么?

A:基本上在自己的能力范圍內,我不太推案子,除非真的是沒(méi)有時(shí)間,或是沒(méi)興趣。有時(shí)候不是會(huì )有一些很奇怪的案子找上門(mén)嗎?瞭解狀況后我會(huì )試著(zhù)去提出不同的想法,“這樣是不是會(huì )更好?”的方向,但如果對方不為所動(dòng),我就不會(huì )接下來(lái)做。

Q:是否曾有遇到瓶頸的時(shí)候?

A:對我來(lái)說(shuō)好像很少遇到因為想不出來(lái)就停步的狀態(tài)。我不太用理論來(lái)做設計,我與設計的關(guān)系就像是草履蟲(chóng)的正趨光性一般,非常直覺(jué)而本能地,在覺(jué)得能夠嘗試的地方設計。

如果真要說(shuō)想不出創(chuàng )意的時(shí)候,……(思考中),我會(huì )一直嘗試不同方法來(lái)設計看看,自然就能找到想要的東西。對我而言,設計領(lǐng)域裡還有很多想嘗試的事情,比如說(shuō)做個(gè)度假村,或是旅館、農業(yè)、甚至是跟飛機有關(guān)的設計等。有時(shí)候單純?yōu)榱送瓿蓸I(yè)主想要的設計,而做的作品都會(huì )比較無(wú)聊,之后希望能獲得足夠的支持,來(lái)做自己覺(jué)得必須且有趣的設計。

Q:所謂做度假村或旅館等,是指整個(gè)企畫(huà)中跟平面設計有關(guān)的部分嗎?

A:不,其實(shí)我現在已經(jīng)不認為自己只是一位平面設計師了。我希望能跨領(lǐng)域做很多不一樣的設計,如果我跟一群設計師在一起的話(huà),自然而然會(huì )被認為是“平面設計師”,但如果我是跟藝術(shù)家或作家在一起的話(huà),就只會(huì )被認為是一位“設計師”。

我覺(jué)得“設計”是一以貫之的道理,設計師的 SENSE 能適用于不同領(lǐng)域,但不同領(lǐng)域的設計有其必備的技術(shù)專(zhuān)業(yè)與經(jīng)驗,這時(shí)候我就會(huì )找該領(lǐng)域的設計師一起參與計畫(huà),而我擔任策劃的角色。

我們的環(huán)境裡不管是建筑、產(chǎn)品、平面,都是被設計過(guò)的產(chǎn)物,我希望自己成為整合者,讓生活因為有了設計變得更舒適。

原研哉曾說(shuō)自己的朋友圈中,反而更多是建筑師與作家,或許也是這個(gè)原因,原研哉所辦的展覽中,常邀請許多建筑師一同參與,除此之外,他更舉辦過(guò)「建筑師們的通心粉」展,以平易近人的義大利麵條,傳達出建筑師的創(chuàng )意,相當有趣。

另一個(gè)同樣由原研哉所策劃的展覽“ARCHITECTURE FOR DOGS”,也令人印象深刻,邀請了許多建筑師參與,為狗狗設計住處,參與的建筑師有伊東豊雄、妹島和世、藤本壯介、建筑師事務(wù)所 MVRDV 等,還有德國設計師 Konstantic Grcic。

Q:MOT/TIMES 是一個(gè)報導設計、建筑、家具相關(guān)的媒體,我們的讀者都是相當喜愛(ài)設計的民眾,也有很大比例是在學(xué)學(xué)生,所以想請您跟我們談?wù),您是在什麼階段,發(fā)現自己對設計感興趣?當初是什麼動(dòng)機,讓您選擇武藏野美術(shù)大學(xué)就讀?

A:雖然小學(xué)到高中這一段時(shí)間我非常喜歡畫(huà)抽象畫(huà),經(jīng)常畫(huà)到廢寢忘食,但到高二為止,我都還以一般大學(xué)為目標,直到老師建議我報考美術(shù)大學(xué),才重新思考了人生方向。

但我考試時(shí)反而不是往純藝術(shù)的方向,直覺(jué)地就想走設計,自己也不太知道為什麼。我當時(shí)考了東京藝術(shù)大學(xué)與武藏野美術(shù)大學(xué),最后只考上了武藏野美術(shù)大學(xué)因而就讀,也因受到恩師向井周太郎先生的啟發(fā),接受他的設計論理思考,才有我的設計存在。

Q:在臺灣,一般民眾對于“設計師”的態(tài)度普遍認為是“喜歡畫(huà)畫(huà)的人”才能做的工作,您有什麼看法?

A:繪畫(huà)能力等于是造形力的基礎,的確是判斷是否能成為設計師素質(zhì)的條件之一,但其實(shí)能成為設計師的人,天生具備一種能創(chuàng )造出「美」的才能,將這樣的才能經(jīng)過(guò)訓練,就能穩定地呈現出質(zhì)感好的設計,我認為這洋與生俱來(lái)的才能,不是單純經(jīng)過(guò)訓練就能獲得,世界也不需要太多設計師。

1998 年長(cháng)野冬季奧運的開(kāi)閉式節目紀念冊也是由原研哉所設計製作,擅于紙材特性的原研哉,也為了這次的設計案,與紙廠(chǎng)研發(fā)出特殊的紙張,用以展現雪與冰的氣氛。

2005 年愛(ài)知博覽會(huì )海報,使用了收藏于愛(ài)知縣的江戶(hù)時(shí)代博物圖畫(huà)為主題創(chuàng )作。


Q:若像您所說(shuō),設計師是一種像是被選中的人才能執行的工作,是不是代表教導“設計教育”的學(xué)校其實(shí)也不需要太多?

A其實(shí)我覺(jué)得大家都太執著(zhù)于“設計師”這三個(gè)字,接受了設計教育不見(jiàn)得就只能變成設計師,這個(gè)“師”字有時(shí)變成枷鎖,限制住未來(lái)的可能性。像是若策展人有設計的基礎,一定能策劃出不同于一般的展覽,抑或像你有設計的背景因而創(chuàng )立“設計發(fā)浪”這個(gè)平臺推廣臺日設計,或者成為學(xué)者、評論家、甚至是戶(hù)政事務(wù)所的行政人員我覺(jué)得都沒(méi)關(guān)系。設計應成為一種普羅大眾的“教養”,而不是那些擁有造形力素質(zhì)的人們才能活用的“能力”。

Q:藝術(shù)家也是一群能創(chuàng )造出美的作品的人,現在的設計作品也有許多偏向藝術(shù)手法的表現,藝術(shù)與設計的界線(xiàn)是否已越來(lái)越模糊?

A:藝術(shù)與設計交互影響的潮流很久之前就已經(jīng)存在,像是草間彌生為自己創(chuàng )作,但她的作品被應用在很多產(chǎn)品上,變成設計元素的一部份。

但我認為藝術(shù)家與設計師本質(zhì)上是不同的,藝術(shù)家為自己做作品,設計師為服務(wù)大眾而存在,必須要能獲得社會(huì )與市場(chǎng)多數的認同才能成立,當中有其門(mén)檻存在。也因此藝術(shù)家的作品總是有趣。

Q:日本大師柳宗理說(shuō):“設計的最高目的,就是為了人類(lèi)的用途!毕胍埥棠,您怎麼詮釋“設計”?而所謂的“好設計”應該具有什麼特點(diǎn)?

A:讓人眼睛為之一亮,讓陷于陳舊思考的心忽然覺(jué)醒一般。

Q:不做設計的時(shí)候,您會(huì )做什麼休閑活動(dòng)呢?

A:我蠻喜歡旅行,因此可以像這樣因工作到世界各地看看不同的風(fēng)景很幸運。我其實(shí)已經(jīng)來(lái)過(guò)臺灣 10 幾次了,很喜歡故宮博物院,像這次來(lái)臺灣也預計要去那裡看一下。


聲明:站內網(wǎng)友所發(fā)表的所有內容及言論僅代表其本人,并不反映任何網(wǎng)站意見(jiàn)及觀(guān)點(diǎn)。

全部評論

暫無(wú)相關(guān)推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