川久保玲:非科班出身與山本耀司齊名的日本設計師

資訊頻道 - 設計師 來(lái)源:設計史太濃 作者:cdo 2020-03-03

川久保玲


          她有著(zhù)全世界不夠 5% 的人能駕馭的波波頭,她就是名字響徹全球時(shí)尚界的川久保玲。


她跟山本耀司經(jīng)常被放在一起討論,他倆就像中國太極里的兩儀,所謂兩儀生四象,四象生八卦,八卦每個(gè)人都喜歡嘛,史太濃就是其中之一,但其實(shí)兩人中間還有一個(gè)強力「電燈泡」,那就是三宅一生,因為通常來(lái)講這三人經(jīng)常被放在一起討論,他們被譽(yù)為巴黎時(shí)尚界中的「日本三架馬車(chē)」。

這期我們先來(lái)聊一聊川久保玲。

「不學(xué)」有術(shù)

川久保玲成名前的事跡鮮為人知,多數是零散片段,而她自己也極少談及過(guò)去。

1942 年她出生在日本東京,父親是慶應大學(xué)的教授,非常巧,這就是山本耀司去學(xué)法律的那所日本著(zhù)名私立大學(xué),她是三個(gè)孩子當中的大姐姐,母親是名擁有獨立思想的女性,體現在戰后不久在傳統的日本她竟然敢于主動(dòng)提出離婚,原因是川久保玲的父親不讓她外出工作,母親的這種強悍個(gè)性很大程度影響了后來(lái)獨立的川久保玲。

1964 年,22 歲的川久保玲大學(xué)畢業(yè)后不顧家人反對搬進(jìn)了原宿地區公共公寓,兩年后她入職一所紡織品公司廣告部,主要負責拍攝平面廣告的造型,這個(gè)工作持續兩年后她就離職成為接案造型師,大家可以理解為形象設計師。

△ 年輕的川久保玲

但是她慢慢發(fā)現工作中經(jīng)常找不到符合自己要求的衣服,從而產(chǎn)生了自己設計的念頭,這個(gè)情況跟咱們中國著(zhù)名作家錢(qián)鐘書(shū)先生一樣,據其太太楊絳(jiang)回憶,當年錢(qián)鐘書(shū)寫(xiě)下著(zhù)名的《圍城》一書(shū)就是因為找不到喜歡的現代小說(shuō)看,于是決定自己動(dòng)手寫(xiě),一寫(xiě)就寫(xiě)出了大獲好評的《圍城》。

1969 年時(shí)候,川久保玲在東京租下一個(gè)辦公室,與兩名助理創(chuàng )立服裝品牌「COMME des GARCONS」,品牌的意思是「像男生一樣」。而此前川久保玲一直都沒(méi)有服裝設計專(zhuān)業(yè)科班的學(xué)習經(jīng)歷,也沒(méi)有裁縫技術(shù)的學(xué)習經(jīng)歷,但服裝品牌就這樣創(chuàng )立下來(lái)了,并且在1975 年開(kāi)了第一間門(mén)市。

△ COMME des GARCONS第一間門(mén)市

所以川久保玲完全是一個(gè)非科班從業(yè)員,我們之前幾期談過(guò)的勒柯布西耶也是自學(xué)建筑成才的,有時(shí)候史太濃認為這些大咖之所以能給予大眾或者專(zhuān)業(yè)圈子驚喜,往往正因為非科班,這些情況在很多領(lǐng)域都可以看到。

日本時(shí)光

川久保玲在日本的發(fā)展并不順利,1981 年之前都可以視作其在沉淀與成長(cháng),而根據現有資料,世人也不太知道這些光陰里她經(jīng)歷了什么,川久保玲跟香港著(zhù)名歌手王菲有一點(diǎn)特別像,就是面對媒體與外界非常沉默惜字如金,比方你希望在互聯(lián)網(wǎng)找到她的近照都非常困難。

1995 年時(shí)候,英國著(zhù)名時(shí)尚雜志《茫然與困惑》(Dazed & Confused)曾經(jīng)采訪(fǎng)她,特約編輯為英國著(zhù)名設計師保羅·史密斯(Paul Smith),這場(chǎng)采訪(fǎng)可謂隔著(zhù)屏幕都感覺(jué)到尷尬,對談中史密斯的殷勤與川久保玲的冷漠形成強烈對比。如果從社交角度來(lái)看,很多人都并不是刻意冷落他人的,川久保玲就是其中一個(gè),所以后來(lái)史密斯曾表示,如果有可能,這一次采訪(fǎng)是他最想銷(xiāo)毀的。

英國著(zhù)名設計師保羅·史密斯

日本歲月里,有個(gè)人卻能完全走近川久保玲,他就是在設計上跟早期川久保玲同樣喜歡大量采用黑色的山本耀司,從資料判斷兩人應該識于微時(shí),因為從川久保玲的性格來(lái)看,只有從小認識的人更能給予她安全感,才更有可能聊心里話(huà)成為密友。

而山本耀司跟川久保玲到底有沒(méi)有戀愛(ài)過(guò)是當今時(shí)尚界的一個(gè)迷,因為只要當事人不承認,大家在一旁口若懸河渲染得天花亂墜也是沒(méi)有意義的,江湖上流傳最多的版本是兩人談過(guò)一場(chǎng)柏拉圖式戀愛(ài),真是不負責任啊。

山本耀司與川久保玲

1970 年代的山本耀司也已經(jīng)注冊了自己的服裝品牌,但發(fā)展的道路同樣坎坷,因為那時(shí)候時(shí)裝的潮流以女性化及華麗風(fēng)格為主線(xiàn),他的設計明顯格格不入,所以早期嘗試在很多雜志刊登自己的設計都遭受拒絕,讓他備受打擊,甚至開(kāi)始酗酒賭博,這個(gè)期間他跟同樣失意的川久保玲交流了很多服裝上的設計才得以抒發(fā)自我。

川久保玲在日本門(mén)店

川久保玲初期的設計就體現出模糊女性特征的風(fēng)格,試圖打破社會(huì )規范與約束,反對西方女裝為取悅男性而存在的雍容華貴,她認為服裝可以是一種女性自尊體現與自我的表達。除了深?lèi)?ài)黑色,川久保玲也在日本傳統服飾中充分吸取養分,這一點(diǎn)幾乎體現在全部進(jìn)軍海外的日本設計師身上。

川久保玲早期作品

當山本耀司的事業(yè)首先有所起色后,他游說(shuō)川久保玲一起攜手進(jìn)攻巴黎,他倆希望學(xué)習前輩森英惠及高田賢三,用「出口轉內銷(xiāo)」的方式,先在海外火了才能回到日本立足。關(guān)于這兩位前輩的故事大家可以詳見(jiàn)《巴黎時(shí)尚界的日本浪潮》這本書(shū),書(shū)里也詳述了為何日本設計師要進(jìn)攻巴黎的前因后果,此書(shū)筆者已看過(guò),豆瓣評分也是比較高的。

「乞丐裝」轟炸巴黎

1981 年 4 月,川久保玲與山本耀司正式出發(fā)巴黎,秀場(chǎng)設在高級的洲際酒店,如果不是山本耀司苦苦相勸,川久保玲其實(shí)并不愿意斥「巨資」來(lái)到這里,畢竟那時(shí)候的他們其實(shí)都囊中羞澀,感覺(jué)此程絕對存在賭博成分,她內心對這場(chǎng)秀的期望值很低。

此行她帶了 5 名助手,大家都以蹩腳的英文與法文謙卑地招呼著(zhù)場(chǎng)內非常不容易邀請過(guò)來(lái)的各路時(shí)尚媒體及服裝公司,希望能給大家一個(gè)良好的第一印象。

當川久保玲的服裝秀正式開(kāi)始,場(chǎng)上立馬炸開(kāi)了鍋,這個(gè)所謂的好印象立馬被掃清,一眾發(fā)如枯草的干瘦模特穿著(zhù)破破爛爛的黑衣魚(yú)貫而出,讓在場(chǎng)的媒體及時(shí)裝巨頭猝不及防,因為在場(chǎng)的各位先入為主去假設川久保玲,認為也許是將時(shí)裝與日本傳統服飾做創(chuàng )新結合,而沒(méi)想到好像是跟大家開(kāi)玩笑似的全身洞洞的「乞丐裝」,讓人目瞪口呆。

《國際先驅論壇報》的著(zhù)名時(shí)裝記者蘇西(Suzy Menkes)在談?wù)摯ň帽A徇@場(chǎng)處女秀的時(shí)候說(shuō):「服裝都是遭毀的,一些套頭衫渾身大洞,我們私下里稱(chēng)它為“瑞士奶酪”(瑞士奶酪很多洞洞),但在那時(shí)候,這場(chǎng)秀真是太讓人感到震撼了!

川久保玲的「乞丐裝」加上山本耀司的「粗糙裝」讓這場(chǎng)發(fā)布會(huì )在輿論中慢慢發(fā)酵,開(kāi)始在巴黎時(shí)尚界為人津津樂(lè )道。有報刊則提出猛烈批評,認為這兩人純粹胡鬧與搗亂,報道的標題多采用「污衣幫」、「野人」等詞匯來(lái)諷刺。所謂有爭議才有新聞價(jià)值,川久保玲跟山本耀司很快就在這一場(chǎng)聲浪中走紅巴黎。

1982 年,川久保玲借勢正式推出「Holes」系列服裝,中文意思就是「破洞系列」。

而且這些「破爛」售價(jià)不菲,高達 2500 法郎一件,川久保玲自己幽默地稱(chēng)它們?yōu)椤感掳胬俳z」,這一系列服裝奠定了她反時(shí)尚與反華麗的基本節奏。她從那時(shí)候就開(kāi)始強調:「時(shí)尚設計并非關(guān)于暴露或是強調女性身軀,其目的應該是要人能夠做自己。

1983 年川久保玲的品牌在巴黎與紐約都相繼開(kāi)店了,而且推出乞丐裝 2.0 版本,「補丁系列」(Patchworks and X)。這個(gè)系列展現出的是一種衣冠不整甚至陰陽(yáng)錯位,如果大家了解「老樹(shù)盤(pán)根」是什么場(chǎng)景就能明白這個(gè)系列的精粹。

川久保玲早期作品中留下的視覺(jué)資料其實(shí)不多,但她這些作品在如今國內一些大城市的古董店里售價(jià)都在 5 位數以上,如果大家有機會(huì )去看到記得拍下一點(diǎn)照片哦。

川久保玲進(jìn)駐巴黎后,開(kāi)始不斷挑戰西方時(shí)尚界與媒體的想象力底線(xiàn),每一次新系列的發(fā)布會(huì )都成為大家一種期待,這種期待有點(diǎn)獵奇心態(tài),像小孩等著(zhù)大人將藏在背后的手伸出來(lái),然后再打開(kāi)手掌。

我們下面來(lái)簡(jiǎn)述一下川久保玲成名至今具有代表性的系列作品。

代表系列與設計理念

1991 年時(shí)候,距離他們處女秀 10 年的時(shí)刻,她跟山本耀司再次合體聯(lián)合發(fā)布了一個(gè)男裝系列,這場(chǎng)發(fā)布會(huì )放在了日本,經(jīng)過(guò) 10 年他們已經(jīng)不再是當初默默無(wú)名的小輩了,90 年代初可謂是她跟山本耀司最紅的時(shí)候,兩人以一種大師歸來(lái)的姿態(tài)回到家鄉,實(shí)現了他們最初的想法。

發(fā)布會(huì )主題為「戰爭」(War),當時(shí)正值海灣戰爭期間,所以系列有著(zhù)濃厚的反戰氣息,因為在 6 月 1 日舉辦,所以這個(gè)系列又名「61 The Men」。當時(shí)他們請來(lái)了日本的音樂(lè )家及演員聯(lián)合打造,被評論家稱(chēng)為山本耀司與川久保玲男裝的巔峰之作。

第二年她推出了「莉莉絲」(Lilith)秋冬系列,莉莉絲是美索不達米亞神話(huà)里的人物,是住在荒野而拐掠小孩的魔女。這次發(fā)布會(huì )川久保玲就更將黑色發(fā)揮到極致,舞臺跟天幕都是一片漆黑,她用沒(méi)有袖子的夾克或者毛衣縫制出方便女性起身迎戰的服裝,表達一種對抗剝奪自由反對強權的主題。

而最讓人印象深刻的是 1997 年的春夏系列,這個(gè)系列被稱(chēng)為「鐘樓怪人」,史太濃覺(jué)得更像「生化異形人」。系列名稱(chēng)叫「身體與衣服,衣服與身體」(Body Meets Dress, Dress Meets Body),成為時(shí)裝史里經(jīng)常被引用的作品,很多時(shí)候大家稱(chēng)呼為「腫塊」系列。

這個(gè)系列川久保玲將服裝的形態(tài)徹底改變,她在服裝的臀部、胸部、頸部等地方塞進(jìn)不對稱(chēng)的填充物,看起來(lái)就像人體的腫囊,對比 10 多年前的乞丐裝,顯然這次更加嚇人,好比做足心理準備去被嚇還是嚇到了。

著(zhù)名的「腫塊」系列

川久保玲本人闡述這個(gè)系列時(shí)是這樣說(shuō)的:「更進(jìn)一步尋找新觀(guān)念時(shí)候,我意識到服裝可以成為身體,而身體也可以成為服裝,這是‘新衣’的解決方案,我開(kāi)始著(zhù)手設計“身體”。我不認為這些衣服可以成為日常服裝,但 Comme des Garcons 對時(shí)裝界而言就是應該永遠新鮮。服裝所能引起的刺激事件比以穿著(zhù)為終極目的要重要得多!

所以川久保玲這次不將服裝視為人外在的附屬品,兩者融為一體。

她的理念闡述了后來(lái)一直貫穿川久保玲創(chuàng )作生涯「讓設計不斷歸零」的原則,她經(jīng)常告訴團隊要忘記過(guò)去的設計經(jīng)驗,因為那是一種負累。

這些系列發(fā)布的第二年被美國現代舞大師摩斯·肯寧漢(Merce Cunningham)用在了自己「情形」( SENARIO)這個(gè)舞蹈中做舞臺服裝,觀(guān)眾的眼睛離不開(kāi)舞者身上的衣服,也離不開(kāi)舞者,無(wú)論跳躍、舞動(dòng)和平衡腫塊都是他們身體的一部分,賦予了每個(gè)舞者獨一無(wú)二的特征,這次合作讓川久保玲也立馬在藝術(shù)界獲得聲譽(yù),進(jìn)一步擴大了自己的影響力。

接下來(lái)就是川久保玲大名鼎鼎的「小心心」副牌「Play」了。

這個(gè) Comme des Gar�0�4ons 旗下的街頭品牌誕生于 2002 年,獲得了空前的成功,這可謂是川久保玲商業(yè)策略中的「神仙下凡,降維打擊」,她那些年輕的追隨者似乎通過(guò) Play 一下子獲得「接觸神明的機會(huì )」,這個(gè)不復雜的 logo 加上最簡(jiǎn)單的款式,卻讓 Play 成為很賺錢(qián)的副線(xiàn),但據聞這些錢(qián)很多都捐給了慈善機構。

Play 這個(gè)系列基本就是經(jīng)典四件套,襯衫,開(kāi)衫,短袖,POLO 衫,沒(méi)有了。

所以根據觀(guān)察,川久保玲在國內其實(shí)是人比作品更紅,大家都只停留在知道這個(gè)女人很厲害,但對其作品其實(shí)不甚了解,一直以為「小心心」就是川久保玲。

讓人爭議的設計方式

接下來(lái)我們來(lái)談一個(gè)關(guān)于川久保玲備受爭議的話(huà)題,作為闖蕩時(shí)尚界 50 年,從初級職員到如今穩坐時(shí)裝界「泰斗」,并且徒子徒孫都已成名的川久保玲,卻是沒(méi)有畫(huà)過(guò)一張設計圖,沒(méi)錯,連一張都沒(méi)有。

一位跟隨川久保玲多年的助理曾經(jīng)揭秘了她的設計流程:她通常只是提供給我們一個(gè)抽象的概念或主題,比方終極簡(jiǎn)約。然后團隊的圖案設計師們就匆忙地設計出一堆可以實(shí)現這個(gè)抽象概念的圖案,并將之懸掛起來(lái),供她選擇。她要么眾里挑一,要么提出修改意見(jiàn)。她可能確實(shí)沒(méi)有受過(guò)專(zhuān)業(yè)服裝設計訓練,也不像我們那樣了解服裝的結構。但這種工作方式一點(diǎn)沒(méi)有讓我們感到不快,這是她獨有的創(chuàng )作方式。

這種耐人尋味的設計方式其實(shí)給了設計師們很多啟發(fā),這個(gè)問(wèn)題就回到史太濃之前會(huì )反復提及的「決定高度的設計不在手法上」,而是觀(guān)念與審美,視野與角度。

她跟其它大師的區別只在于她讓別人將想法實(shí)現出來(lái),而其他人喜歡自己去實(shí)現,假設這樣想是不是就比較能釋?xiě),比方跟她形成鮮明對比的正好是密友山本耀司,山本耀司的剪裁技術(shù)非常一流而且很喜歡自己動(dòng)手。

坦白說(shuō),不動(dòng)手這種情況也存在于其它大師身上,但通常是階段問(wèn)題,比方很多大師是到了大師位置后會(huì )通過(guò)指揮的方式來(lái)完成設計,或者是完成跨界設計。比方我比較擅長(cháng)平面,但是我希望設計一棟房子,這并不是什么不切實(shí)際的想法,因為我知道怎樣的房子是好的,只是我需要一位或若干位懂結構,能做效果圖與施工圖的設計師們幫助,我們上一期聊的威廉莫里斯不就正是這樣完成了著(zhù)名的「紅屋」嗎。

所以這也是川久保玲的迷人之處,這種獨特方式反而讓她身邊聚合了一堆名校畢業(yè)的天才設計助理,而她本人對身邊的設計師經(jīng)常提供無(wú)償幫助與扶持,一眾親手扶持的學(xué)生中成就最大的就是擅長(cháng)使用高科技材料的渡邊淳彌,她甚至還隔代幫忙渡邊的學(xué)生栗原大開(kāi)創(chuàng )自己的品牌。

川久保玲得意門(mén)生渡邊淳彌

忽然腦海就想到劉德華那句:學(xué)到就要教人,賺到就要幫人。

川久保玲品牌中的優(yōu)秀平面設計

呼應上一個(gè)話(huà)題的則是川久保玲品牌中優(yōu)秀的平面設計,進(jìn)一步說(shuō)明了她在觀(guān)念與審美視野上的強大,Comme des Gar�0�4ons 每一張品牌海報都可謂是平面設計中的經(jīng)典,我以前就曾經(jīng)聽(tīng)過(guò)一些前輩說(shuō)如果做海報沒(méi)靈感就看看川久保玲品牌的海報。

其實(shí)她多數海報是站在品牌營(yíng)銷(xiāo)角度出發(fā)的,在她獨到的要求下,海報達到了視覺(jué)上抓人眼球,手法先鋒及高度結合主題的效果,如果實(shí)在不知道怎么形容這種感受,可以就使用「酷」這個(gè)字。

川久保玲 80-90 年代時(shí)候的海報多數跟日本設計師井上嗣(si)也合作,這些時(shí)期的平面尤為經(jīng)典。

川久保玲與井上嗣也合作的海報

有一些則是跟世界各地知名攝影師合作。

川久保玲曾經(jīng)說(shuō)過(guò)的一句話(huà)「我的右半腦喜歡傳統和歷史,左半腦卻想將這些規則打破」。這種觀(guān)念在其品牌的平面設計中亦復如此,很難見(jiàn)到她重復視覺(jué)傳達的套路。

川久保玲與攝影師合作的海報

眾多海報中,史太濃印象最為深刻的是 1988 年她采用當時(shí)已過(guò)世的美籍匈牙利裔攝影大師安德烈·柯特茲(André Kértesz) 作品制作的一張有兩個(gè)牙套女生的海報,說(shuō)不出哪里好,而且本身這兩個(gè)女生也不算漂亮,但就是覺(jué)得充滿(mǎn)感染力,有時(shí)候這可能就是好設計的標準,起碼我由此記住了 Comme des Gar�0�4ons。

除此之外,川久保玲也曾經(jīng)低調地設計過(guò)一些家具作品,是跟朋友托希亞基(Toshiaki Oshiba)合作的成果,而方式同樣是川久保玲口述概念,然后朋友按她的形容進(jìn)行設計與制作,這樣的設計操作真是讓人羨慕不已。

設計一所公司

與山本耀司經(jīng)歷了破產(chǎn)對比,川久保玲在品牌經(jīng)營(yíng)上卻如同「神」一般的存在。

她曾經(jīng)公開(kāi)表示:「我造衣,同時(shí)也是生意人,我自己設計了這些衣服,并不認為它們賣(mài)不出去,我不是說(shuō)要讓大眾接受它,我清楚地知道我的目標客戶(hù)就是那么一群……否則便不能稱(chēng)之為 Comme des Garcons!

所以諸多時(shí)候服飾只是川久保玲實(shí)現自由的一個(gè)載體,1997 年的一次訪(fǎng)談中,主持人曾經(jīng)問(wèn)過(guò)川久保玲設計的目的是什么,她的回應就是:「為了自由存在」,這種自由就包括經(jīng)濟物質(zhì)的自由與靈魂思想的自由,她幾乎完美平衡了兩者的關(guān)系與存在。

因此川久保玲以服裝為中心,將整個(gè) Comme des Garcons 的世界打造得「錢(qián)途無(wú)量」,川久保玲集團全球的營(yíng)業(yè)額比山本耀司和三宅一生兩間公司的總和還多很多。

但其實(shí)川久保玲本人在集團里只負責女裝主線(xiàn) COMME des GARCONS 和男裝主線(xiàn) Homme 的設計,剩下的 10 多條副線(xiàn),比方 Paly 多數是由非核心的設計團隊,她的徒子徒孫等人來(lái)經(jīng)營(yíng),所以如果購買(mǎi)川久保玲的副線(xiàn)產(chǎn)品很多時(shí)候是買(mǎi)不到川久保玲真正要表達的風(fēng)格的,大家在消費的只是牌子,但由此卻充分說(shuō)明品牌的重要性。

所以有些媒體形容川久保玲并不是在設計服飾,而是設計了一間公司,一間非常成功的時(shí)尚公司。如果要問(wèn)奧妙是什么,史太濃認為無(wú)非三點(diǎn),熱愛(ài)、努力與天賦,缺一不可,如果可以的話(huà)加一點(diǎn)運氣則效果更佳了。


作者的微信公眾號「設計史太濃」

聲明:站內網(wǎng)友所發(fā)表的所有內容及言論僅代表其本人,并不反映任何網(wǎng)站意見(jiàn)及觀(guān)點(diǎn)。

全部評論

暫無(wú)相關(guān)推薦